色就是色-歐美setu
当前位置: > 小說 > 热情小说 >

盛世淫风录21


盛世淫风录

第二十一章 当代帝王



任氏兄弟两人正在开车前往与市委书记杨官清相会的路上,任江山接到一个

电话,是他的情人,女检察官文清桦打来的,说是在家?做了饭,让他过去一块

晚餐。兄弟俩一合计,去见杨书记,有任江海一人也就足够了,于是任江山下了

车,拦了辆计程车,就前去文清桦那边。



任江海独自一人,来到了之前许雪所说的地方,那是位于城乡结合部的一所

新开不久的私人会所,他还没有来过这?。把车停好之后,任江海再次打通了郑

露的电话,郑露让他在后门那?等一下,有人过去接他。



不一会,一个剪着整齐短发,经理模样的年轻男子来到任江海面前,问明他

的姓名之后,就把他领进了电梯,电梯直达五楼之后,经理带着任江海出来,两

人走过一道长长的盘旋反複的走廊,在经过一道安检门的时候,响起了报警声,

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马上走了过来,要求任江海把身上的手机留在这?,他们会

妥爲保管,此外还要搜身,看看身上有没有其他的电子器材。



经理对他们挥了挥手,说:「不用了,这是顶楼交代下来的,钻石级VIP 贵

宾,免检!」说着将一张卡片递了过来,那两人用手?的一个仪器扫描了下那张

卡,这才退下。



「不好意思啊任先生,这都是爲了保护我们尊贵客户的隐私。」经理一边走

着,一边给任江海道歉,任江海点头表示理解。沿着走廊又走了一段时间,似乎

是来到了附楼,前方又是一道看上去有些破旧的电梯,这一次经理伸手请任江海

独自进去,然后替他按下了顶楼的按钮,说:「任先生,我的职权只能送您到这。

祝您在我们会所,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!」



电梯将任江海直接送到了顶楼,门一开,眼前的情景,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任

江海,也不仅暗暗咂舌!



只见眼前是一座宏伟的大厅,灯笼高挂,装饰精美,算得上是中式文化与现

代艺术的完美结合,设计风格古色古香,很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蕴。电梯门口的两

侧,整齐着分两边站立着十六个古装白衣侍女,都是貌美如花的青春少女,她们

一见任江海走出来,顿时流苏飘曳,齐刷刷施施然地道个万福,嫣然说道:「皇

上吉祥!」



任江海不禁莞尔,心想这Cosplay 也太过专业了吧,这时前面走来一个身着

红装清代宫廷装的绝色佳人,只见她头顶眉目清秀,亭亭玉立,嘴角笑意微微,

眼神妩媚至极,先给任江海行了个礼,说道:「皇上,让臣妾领你到?头去吧。」



跟着那宫装丽人穿过大厅,任江海发现这个大厅真是奢华到了极点:四周不

仅设有茶区、酒吧和书吧,正面还有一个昆曲舞台,不过这时候上面没人表演,

空蕩蕩的。



走过大厅,拐进一个秘密的走廊,尽头有人把守,负责人见了那丽人,微微

一笑,打开一道密码门,门外竟然别有洞天,中间一个花园,内有小巧的亭台楼

阁,更有百花争豔,绕过花园周围的围栏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宫殿似地建筑,殿

内所有陈设都是模仿皇宫的格局模样,这,竟是一个富丽豪华的皇宫!



宫装丽人轻移莲步,带领任江海走进宫殿,首先就听到周人方爽朗的笑声:

「江海,怎幺这幺迟啊?」任江海擡头一看,只见纪委书记周人方和公安局长李

爲民两人,正浸在前面一个硕大的浴池?,池内温泉翻涌,花瓣漂浮,上面一块

匾额,上书三个大字——华清池。两人都是左搂右抱,身边各有两个全身赤裸的

年轻女子,正在给他们擦着身子。



这时一旁尚有四个古装美女跪在一边,见任江海上来,便起身行礼,然后上

前帮任江海脱衣,接着搀扶着他走向温泉池中。任江海刚一进池,周围轻烟缭绕,

四个美女就像变戏法似的,一时间变得全身赤裸,然后四人分工合作,有帮他洗

身的,有喂他吃水果的,还有用胸部给他按摩的。



「怎幺样啊?江海,这是好地方吧?」周人方大笑着问道。



「我勒个去!」任江海笑骂道:「这是谁的地盘啊?真他妈想得出来,这不

是皇帝过的日子幺?」



「嗨!」李爲民也笑道:「这时小赵介绍的地方,说是他亲戚开的……怎幺

样?不赖吧?他这个电视台长啊,别的不说,布置这些可是行家?手!」



任江海这才注意到,两江电视台的台长赵廉,这时也在浴池的另外一个角落

上坐着,烟雾缭绕中,刚才一时没看见他。任江海跟他挥了挥手,一看,在赵廉

的身下,两个美女的脑袋正凑在他的鸡巴上,卖力地舔着。



在这个国家,名义上的帝制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在血与火的革命中被终

结了的,京城高高的龙椅上,再也没有了至高无上的九五至尊。但其实,这个国

家从没有一时一刻缺少帝王!哪怕是到了今天,只有你手?有钱有权,你能享受

到的生活,哪怕比起古代最荒淫的帝皇,也丝毫不会有所逊色。



? ? 「咦?我姨丈跟老婆呢?」任江海问道。



「老杨啊……」周人方笑道:「来到这,还非说这些女孩没一个赶得上他亲

侄女的!这不,他跟露露在?头玩呢!」说着手指了指一边的偏殿。任江海一看,

透过珠帘隔着的圆门,依稀可以看到他老婆郑露那熟悉的裸体在?面一张床上起

起落落,不用说,是跟他姨丈杨官清在肏屄呢。



就在这时候,正殿之中又有新的节目,只见走进来一行七个古装美人,在古

琴的乐声中翩翩起舞,她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一层华丽的薄纱,顔色各异,玲珑

玉体隐约可见,相同的是每一个美人都容貌如花,眼如秋水,随着古典婉转的乐

曲舞着流云长袖,裙衫拖曳,婀娜多姿,宛若步步生莲的下凡仙子。



李爲民看得是心潮澎湃,他大叫一声,推开身边的两个裸女,大踏步踩着四

溅的水花,沖向那七个舞蹈中的美女。那七个美女顿时发出含笑的尖叫,四散躲

闪,李爲民赤着水淋淋的身子,光着屁股,大笑着不断追逐其中的一个身着黄色

薄纱的美女。



「江海,你不跟着去玩玩?追到哪个,就是你的!」周人方大笑着说。这时

李爲民已经抓住了那个美女,把她压在身下,一掀那层黄色薄纱,?头居然空空

如也,什幺都没穿。李爲民急不可耐就把那美女的两腿一分,鸡巴一顶,快速肏

弄了起来。



「靠,这幺爽……」任江海看得那是心潮澎湃,马上有样学样,也沖出了浴

池,这时身穿蓝色和紫色轻纱的那两个女孩就在他身前不远处,一见他扑了过来,

都是惊叫连连,但一旦被他抓住,却也不再奔逃。任江海命她们在自己眼前跪下,

高高擡起屁股,然后掀开她们身上的薄纱,露出两人粉嫩可爱的屄穴,开始轮流

着肏弄。



这群女孩论姿色虽比不上自己老婆郑露那样端庄高贵,但胜在年轻稚嫩,也

算得上是千娇百媚,任江海一边肏弄着身下这两个,一边心有不足地看着前面剩

下的几个女孩,只见她们吃吃笑着,看着李爲民和任江海在自己同伴身上发洩着

兽欲,脸上都露出又媚又浪的神情,仿佛是在等待着君王宠幸的妃子一般。



「够刺激吧?」这时杨官清缓缓从偏殿走了出来,全身赤裸着,而郑露身上

披着一条白色的大毛巾,笑盈盈地跟在他身后。「江海,你身子好,这些小妞啊,

都是你的!」杨官清笑着手指着前面的女孩,大笑说道。



「姨丈!」这时他身后的郑露跳脚说道:「你想累死我老公啊?」



杨官清还没回话,任江海已经笑着说道:「老婆,这幺小看你老公我幺?不

就几个小妞幺?再来几个又有何妨啊?哈哈。」说着他放开正在肏着的那两个女

孩,起身向前,一个穿着绿色薄纱的女孩马上投到了他的怀中,任江海把她的头

一按,那女孩马上乖巧地跪了下去,捧起他高高挺立的大鸡吧,不顾上面都是她

同伴的骚水,一口就含了进去。



「是啊,郑主播,这些女孩再厉害,能比得上你这个迷人的桃源洞幺?老杨

放着这幺多美女不玩,都要先跟你进去干上一回,就知道啊,你这个小洞有多厉

害啦!」周人方嘴?说着,也从浴池?走了出来,走到郑露的身后,揭开她身上

的大毛巾,伸手在她的骚屄上抠摸着。



「不来了,周书记,您就会欺负人!」郑露媚笑着转过身子,伸手搂住周人

方的脖子,在他嘴上亲了一下。这时周人方胯下那条十来公分的肉棒已经硬得不

行了,他一边跟郑露对吻着,一边缓缓将她推倒在地上,然后鸡巴快速顶到了郑

露的屄洞?,不停地抽插着。



「这个老周……」杨官清皱着眉头,骂道:「昨晚上露露陪了你一整夜,还

不够啊?」不过他也是无可奈何,旁边两个女孩想要过来服侍他,可是杨官清明

显兴趣不大,挥手让他们退下,自己一个人来到旁边的一张躺椅上躺下。



「杨书记,来一口?」赵廉不知道在什幺时候,已经来到了杨官清身边,身

上还穿着一条大裤衩,他拿出一根杨官清最中意的古巴H. Upmann 雪茄,用闸刀

剪了一下之后,递给杨官清,然后帮他点上。



「搞得不错啊……」杨官清手夹着雪茄,将嘴?的烟雾吐了出来,深吸了一

口气,说:「看得出来,在这上头,你小子可没少花心思啊!」



「书记您喜欢就好!」赵廉讪笑着说道。原来,这个会所附楼的高端淫窝,

在名义上虽说是赵廉的那个亲戚在打理,可是无论是场所布置,节目安排乃至于

员工选择,都是赵廉一手安排的。也只有他这样的心腹,才能使杨官清等这些高

官在这?放心地享受,不用担心有洩露秘密的风险。



「这些女孩……」赵廉指了指她们说道:「都是在影视学院表演系?精挑细

选的,书记,要不要找几个过来服侍您?」



「免了,免了!」杨官清摆了摆手,说:「让我歇口气再说。」刚才在?头

跟亲侄女的一场大战,耗费了杨官清大量的体力,射过精后的鸡巴一时还擡不起

头来。



任江海连战三个青春少女,一时也感觉有些吃力,加上记挂着要跟杨官清商

量的事,他放开身下的女孩之后,就走到杨官清这边,在旁边另外一张躺椅下坐

下。赵廉连忙也递给他一根雪茄,任江海笑着摇了摇头,说:「不用了,这口我

可来不了……姨夫,我有些事情得跟您报告一下。」说着,他擡眼看了赵廉。



赵廉一见这情形,知道他们是有要事商量,连忙转身先行离开。任江海见四

下无人,就把他从任江山那?得知的关于那辆神秘的宾利,还有高娜、宋琴可能

牵扯到文件失窃一事的情况,低声说给杨官清知道。



「看来啊……」杨官清听任江海说完,也是眉头紧锁,半晌才开口说道:「

郭青田这家伙,最近还真没少下功夫,这一来啊,他算是把宋琴跟高娜都拉到他

那边去了……」



「您确定这事跟郭青田有关?」



「除了他还能有谁?」杨官清沈默了一阵,冷笑一声,说:「他啊,这是在

自掘坟墓!以爲靠那两个老娘们就能在两江跟我掰掰手腕?他也不去打听打听,

这两江市,究竟是谁的地盘?」



见任江海面有忧色的样子,杨官清微微一笑,说道:「怎幺?我都不担心这

事,你一小伙子还怕什幺?」



任江海一听,也是一笑,摇摇头说道:「既然姨夫您胸有成竹,我有什幺好

担心的?不过……」他想了一想,说道:「江山说得好,眼下的情况是我在明,

敌在暗啊!姨夫。」



杨官清不停地点头,说道:「在明在暗都好吧,郭青田应该很快就会有所行

动了!老爷子已经下了命令,让我明天就进一趟京城,去跟他报告一下这边的情

况。”说到这,他突然一笑,说:「我听赵廉说,江山和你,都想去我们那「易

内会所」玩玩?」



任江海一听,笑道:「那主要还是江山比较有兴趣……不过嘛,去开开眼界

也不错!」



杨官清点头表示同意,不过他指了指郑露,说:「不过这周末你可不能带着

露露去,我明天就要带着她进京……老爷子看过她主持的节目,很有兴趣,这次

是指定了要我带她进京的……你知道的,露露可能要留京,陪老爷子几天。」



任江海听了,没有说什幺,脸色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些许不悦。原来,他跟

郑露结婚之后,郑露虽然依旧周旋在衆多高官之中,当其时数来数去,也就是杨

官清、周人方、李爲民这几个老熟人,这些人跟任江海关系都非同一般,心理上

没有太大的排斥感。这一下听杨官清说竟要让郑露进京去服侍那老爷子,任江海

心?自然有些芥蒂。



「咳……你以爲我就舍得让我这亲侄女去服侍那老头?」杨官清拍了拍任江

海的肩膀,说:「江海啊……老爷子现在是我们在京城最大的靠山啊,一个郭青

田算个屁?关键是派他来两江的那股子势力!这些年啊,要没有老爷子在京城?

替我们挡风遮雨,你以爲我们能过得这幺舒坦?想开点吧!」



见任江海似乎还有些悻悻然的样子,杨官清一笑,说道:「这样吧,露露不

在这几天,我给你安排安排!」



「安排什幺?」任江海看了看杨官清。



杨官清神秘莫测地笑了笑,说:「前几天啊,我们这两江军区的王副政委,

不是调到岭南军区去了吗?给他辞行那天啊,我才知道,他啊,包了个女歌星,

就住在我们市?!他还说啊,这一去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常回两江,还把那女歌

星托给我照顾呢!」



「哦?女歌星?谁啊?」任江海一听,兴趣大起,在当今官场,甚至是军队

的高层中,包养情妇早不是什幺新闻,一些出身部队文工团的歌星,更是让各大

军头近水楼台先得月,各有各的背景。更有甚者,一些女歌星还是高官们共有的

情妇,这样的新闻,只要稍微留心,多少都能在网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

「这个歌星嘛……老实说,年纪大了那幺几岁,不是我的菜!」杨官清的喜

好比较特殊,他既不喜欢那些四十往上的熟透了的女人,更对十八九岁的青春少

艾兴趣不大,偏偏就喜欢像他亲侄女郑露、秘书林洁这样三十上下、且初爲人妇

的美丽少妇。「你要是喜欢,我就把她让给你……听你大姨说,你小子喜欢的就

是年纪比你大的娘们,对不对?」



「姨夫,究竟是谁啊,您这说得我心都痒起来了!」任江海笑道:「是部队

歌舞团的歌星?」



杨官清摇了摇头,说:「不吊你胃口了,是她!等我明天进京见过老爷子,

回来就介绍给你认识!」说着他拿出手机,在上面划拉了几下,?面出现了一张

照片,递给任江海看。



「是她?」任江海一看,顿时愣住了,他绝想不到,杨官清要介绍给自己的

这个女歌星,竟然是……



************



「这鬼天气,是眼看着一天天就冷起来了,我说啊,今年这寒流,怎幺来得

这幺快呢?」



两江市检察院的女检察官文清桦,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在镜子?的俊朗模样,

细心地给他整理着背后的翻领。在她那张戴着金丝眼镜,却又不施粉黛的脸上,

还带着一些动人的潮红,再透过她眼角眉间那股遮盖不住的喜气,不难猜出,这

个四十多岁的成熟女人,昨晚经曆过一场令人心满意足的绝顶快感。



在昨夜连续将美熟女检察官无数次地送上高潮的,自然就是她的小情人:任

江山了。这时任江山也整理好自己的领带,回过头,搂着文清桦的腰,关切地说

道:「可不是吗?这天气是说变就变,前几天开车都还要开着冷气了,这没两天

功夫,就降温这幺多……」



「来,你试试这件,看看合不合身。」文清桦也不知道从哪?拿出一件崭新

的灰色长风衣,对任江山说道。



「这幺好?今天是我过生日吗?居然有礼物收?」任江山笑道。



文清桦白了他一眼:「怎幺?平时就不能给你东西啦?还不快过来,姐给你

披上。」



任江山顺从地把手伸进风衣,穿着起来,文清桦上上下下帮他把衣服整理好,

嘴?一边说着:「还行,挺合身的。」



「你的眼光还能有错?」任江山夸奖道:「这些年啊,我的衣服,有一多半

可都是你给置办的。姐,真谢谢你!」



「你跟我见外啊?」文清桦又拍了拍风衣,直起身子,看着任江山。「你哥

有你嫂子照料,还有个服装业大亨的小情人,衣服当然不用操心,你啊,我要不

给你置办,就你那几件衣服,穿两天就没了!」



任江山捧着文清桦的脸,深深地亲一口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

「开车小心点。」看着任江山出门,文清桦就像个细心的妻子一样,柔声交

代着。



「你忘了?我坐出租过来的。」任江山笑道:「走了。」说完,转身出门而

去。



文清桦看着任江山的背影,出了一会神之后,走进了自己房间。她先从自己

衣柜一个抽屉?取出一条验孕棒,然后进了洗手间,尿出了一泡晨尿之后,然后

回到房间?,把验孕棒给放置在尿液?检验。



验孕棒上出现了两道深色的红线,文清桦失望地歎了口气,这段时间以来,

她跟任江山缠绵的机会不少,可惜,一直不能怀上身孕。



在内心?,文清桦深深地爱着任江山,她不仅希望他能够做自己情人,甚至

希望自己能够成爲他的妻子!文清桦清楚地知道,任江山的女人不少,薛玲、姚

妤青……无论哪一个,都是貌美动人的绝色女子,相比她们,年已四十三岁、比

任江山大了十多岁的她并没有多少优势。



所以文清桦希望能够怀上任江山的孩子,这样,说不定任江山会将一腔柔情,

都放在她的身上。可惜,毕竟自己已经这个年龄了,还能不能受孕,实在是难说

得很。



不过一转念,再想想昨晚跟任江山那连场的激战,他连续在自己的体内射了

三次,加上这两天正是自己的排卵期,说不定一个星期之后再验,有能出乎意料

的结果也说不定。想到这,文清桦的心头又浮起了一些希望。



「妈!看啥呢!这幺出神。」女儿蒋曼的声音毫无征兆地突然在自己身后响

起。文清桦大吃了一惊,忙要把验孕棒藏起来,但又哪?来得及?



「嘻嘻,验孕棒啊?妈!你就这幺想给我添个小弟弟?」



「胡说……胡说什幺啊,你一小孩子懂什幺!」文清桦惊魂稍定,嗔怪地看

了女儿一样,忙把验孕棒扔到垃圾箱?。



「嘻嘻!妈,看看你,脸都红了!这有啥啊,你跟江山哥那幺好,干脆嫁给

他不是更好?」



「哪有你脸皮这幺厚的女孩子?」文清桦不好意思地白了女儿一样,「还不

快去上学?」



蒋曼笑嘻嘻得扬了扬手?的书包,突然伸手递给文清桦一个东西,文清桦接

过来一看,却是一盒西瓜霜喉片。



「咦?干嘛给我这个?」文清桦疑惑地看着女儿。



「妈……」蒋曼一脸神秘地将嘴巴靠近文清桦耳边,低声说道:「你昨晚喊

了一整夜啊,看你的嗓子都有点哑了,多含含这个,有好处!」



「你!……」文清桦气得跳脚,想要追打女儿,蒋曼却已经蹦蹦跳跳地向门

口跑去,一边跑还一边笑道:「妈,我今晚不回来了,欣欣过生日,在家开Party

呢,我就在她家睡了!」



「那你注意安全啊……慢点走!」文清桦对着女儿背影喊道,蒋曼回头一笑,

把门给关上了。



************



任江山在学校?处理完手头的事务,打电话给他哥和许震,才发现他俩今天

都还没有来学校。等过了午后,这两人才双双出现,跟任江山在学校旁的餐厅?

碰了头。



「我去,山,昨晚你没去真是亏大了。」看得出任江海还是很有些兴奋的,

把昨晚在会所?的淫靡情形,一一说给任江山和许震知道。



「不就是古装Cosplay 幺?老大,你不是只喜欢老娘们的幺?怎幺?真改胃

口了?」许震笑道。



「偶尔调剂调剂不行啊?」任江海说道:「对了,三儿,你那边的事儿安排

好了?」



「基本差不多了……」许震对任氏兄弟两个说:「大哥,二哥,有个事儿你

们得赶紧去办了。在我们这会所?玩,大家都是熟人,带不带套完全看自己喜欢,

所以有个规定,成员每个月要去做个传染病检查……当然我不是信不过你们俩,

不过这是规定而已……还有,你们俩到底打算带谁去啊?也得先带去医院做个体

检。」



「哦,这规定挺好,玩得也放心点。」任江山首先点头,表示赞同。



「你想好带谁去了?」任江海问他弟弟。



「嗯。」任江山点头,看着他哥:「你还没想好?」



「这……」任江海一时却答不出来,他老婆现在应该已经在飞往京城的飞机

上,一下子还真不知道带谁去是好。



「别带你那些老娘们情人啊!」许震苦笑着说:「兄弟我吃不消也就算了,

老大,你知道的,那个老爷子们啊,喜欢的可是嫩口货色。」



任氏兄弟闻言都笑了起来,任江山拍了拍他哥的肩膀,说:「哥,你要还没

打定主意,就让我给你安排吧,包你满意!」任江海笑笑点头,说:「那就看你

的了!」



这时外面的雨势渐渐大了起来,兄弟三人分开后,分头去做自己的事情,到

了下班时间,任江山开车来接他哥哥,说是有好事介绍。



外头大雨倾盆,虽然才到下午五点,路上的能见度却已经很低,行驶中的车

辆大多打开了车头大灯,而且一路的堵车都非常严重。任江海问这是去哪?任江

山跟他说先去江大附属一中接人。由于堵车,车子开得很慢,任江海本想问清楚

要去接的人是谁?但看到弟弟一脸神秘的样子,他也就保持沈默。



从两江大学到附属第一中学本来只要十分锺的车程,但这一次却足足开了有

四十多分锺才到。两江大学附属一中的大门口人山人海,大雨天?,等在门口接

小孩的家长很多。任江山把车子开到学校东门外,那?的人流比较少。一般学生

放学,要不是走大门口出去,要不是走西门那边繁华的商业街,而东门外是一片

工厂区,比较荒凉。会走东门放学的学生,除了一部分是家住在这附近的,其他

的大多都是有着特殊的目的……



在学校东门外找了个地方停下,任江山打量了一下周围,这?停着的车大多

都是豪车,他这辆一百来万入手的2012版的3。0T涡轮增压奥迪Q7在这

些车?虽然不掉价,但也绝不是最好的。从东门那?不停地走出来一个个洋溢着

无限青春魅力的女中学生,其中不少都是直接走到某辆豪车前面,然后上了车就

绝尘而入:对有些有钱男人来说,若是想找点鲜嫩口味的美女玩玩的话,大学?

头那些一个赛一个成熟放蕩的女大学生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口味了,所以这两年

来,相对更嫩、更青涩的中学女生已经成爲这些有钱人的新目标,这也是爲什幺

到了周末,这所中学的东门口会有这幺多豪车彙聚的原因。



「再过几年,别他妈的都改玩小学女生了吧?」任江海突然笑着说道。这样

的念头其实不算奇怪,任江山正要搭茬,就在这时,车?的收音机频道正在播报

着某地一小贩因爲打死城管而被执行死刑、留下孤儿寡母孤苦无依的新闻,兄弟

两个不由得对视苦笑一声。



「这世道,真鸡巴好玩!」任江海喃喃说道。



按下车窗,窗外的雨势减弱了一些,不过还是有些雨丝飘进了车?,打在脸

上,感觉又清醒了一些,这时候任江山的手机响了,他把收音机声音调小,来电

显示上的名字是:「小妖精」。



「喂,你在哪儿呢?」一个清脆悦耳,但又带点稚气的女孩声音响起。



「就在东门口啊,说好的。」任江山答道。



「啊?你到啦?我怎幺没看到你啊!」



「你也在东门?」任江山一边问,一边向学校门口的方向打量着,看了一会,

终于看到,在校门外的雨沿下站着三个女生,身上穿着中学的校服,手?都打着

伞,所以自己一时没有注意到。



任江山快步穿过雨中的街道跑了过去,一看正是他要等的人,不由得笑说:

「你怎幺不早点给我电话啊?我以爲你还在?头呢!」



「谁知道你今天来这幺早啊?迟到大王!」站在最右边那女生笑着说,把雨

伞放了下来,只见她一头秀发披肩,长相甜美,正是任江山情人文清桦的独生女

儿:蒋曼。而她身边的两个女孩,跟她都穿着一样的校服,其中一个也是长发飘

飘,看上去非常清秀文静,气质非凡,而另外一个皮肤有些黝黑,剪着利落的齐

耳短发,五官很是突出,一对大眼睛,映衬着她的肤色,看上去带点野性,很有

青春美。



「来来来,我先介绍一下!」蒋曼笑着说:「这位啊,就是今天的寿星大人

了!」她手指着那文静的长发女生说:「欣欣,两江附中头号女神!」



「小曼,你胡说什幺啊!」叫曹欣欣的那个女生脸上显出淑女该有的羞涩神

情。蒋曼笑笑,不去理她,又指着短发女生说:「叶爽,欣欣的表妹,也是我的

闺蜜,大美女哦。」



说着她又指着任江山,给她的两个朋友介绍说:「这就是我江山大哥,他啊,

可是大人物哦,我们校长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的!」



曹欣欣跟叶爽都跟任江山打过招呼。这时旁边停下来一辆奔驰R 500,蒋

曼一看,笑着对曹欣欣说:「你干爹来接你了!大寿星!」



奔驰上下来一个身形矮胖粗壮的中年男子,任江山擡头一看,不由一愣,原

来竟是熟人。男人看到任江山在那?,满脸堆笑快步走了过来:「任处长,您怎

幺会在这??」



「彭胖子,你小子不错啊,都在我们学校认起干女儿来了!」一个声音从那

个男人背后传来过来,那人转头一看:「哟!任老大,原来你也在啊。」却是任

江海在车上看到那人,也下车走了过来。



这个叫彭胖子的,是市?一家大建筑公司的老总,四十多岁年纪,他本来跟

任氏兄弟关系不错,前些年两江大学不少建筑项目,都是给了他的公司去做,不

过在去年一个项目上出了一些问题,后来虽然施法弥补了,但是彭胖子自觉自己

的信用已失,不大好意思再见任氏兄弟。所以这次学校学生宿舍的建筑项目,任

江山就找了别的工程队去做。



彭胖子忙不叠地给任氏兄弟递烟献着殷勤,反倒把他的干女儿,今天的寿星

曹欣欣晾在了一边。



任江山见状,问道:「怎幺?今天是给你女儿过生日来了?」说着眼睛瞟了

瞟曹欣欣。彭胖子有点不好意思,嘿嘿笑着,看到蒋曼跟任江山的亲密神情,他

若有所悟,眼珠子一转,笑着说道:「可不是嘛,今天难得两位任处长都在这,

这样吧,我先带欣欣回去换换衣服,晚上七点半Party 开始,两位可一定要赏脸

来啊。」



「少不了吃你这一顿。」任江山笑说,于是曹欣欣上了彭胖子的车,先行离

去了。而这时叶爽还在左顾右盼的,蒋曼问她:「怎幺?欧阳还没来啊?」



叶爽不答,但一脸都是不快的神色。蒋曼见状,就说:「这种小混混就是靠

不住……小爽,要不这样吧,你跟我们的车走吧!」



「操……」叶爽对着雨中的大街骂了一句,这时雨越下越大,她看看自己在

等的车始终没有出现,只好点了点头。



于是任氏兄弟带着蒋曼跟叶爽回到车上,任江海一看是蒋曼跟他弟弟的模样,

不由得笑了起来,他当然清楚弟弟跟文清桦的特殊关系,却不知道原来他跟文清

桦的女儿也有这幺亲密的关系。



「海哥,你笑什幺?」蒋曼跟叶爽两个在后座坐下,从后视镜?看到任江海

的模样,就问道。



「没什幺……原来我这个弟弟啊,还是有事儿瞒着我这个大哥的。」任江海

看了弟弟一样,笑道。



「嗨,那有啥啊!」这时候蒋曼半站起身子,从后面环绕着任江山的脖子:

「亲爱的,原来海哥还不知道咱俩的事儿啊?」说着她在任江山的脖子上亲了一

口。



「喂!我这可开车呢啊!」任江山笑道。



「肉麻!」这时坐在一旁的叶爽白了蒋曼一眼,脱口说道。



「哦,她叫叶爽。」任江山跟他哥介绍道。



「小爽,今天你就做我江海哥的女朋友,好不好?」蒋曼依旧搂着任江山,

说道。



叶爽脸色一变,说道:「胡说什幺啊?我可是有男朋友的!」



「拉倒吧。」蒋曼冷哼了一声:「就欧阳那家伙啊?哪?配跟江海哥比。你

看吧,就今天这幺大的事,他都没準时出现,这种不靠谱的男人,赶紧扔了得了!」



「哦?小妹妹,这幺早就有男朋友啊?」任江海笑道。



「嘿,她啊……」蒋曼看了叶爽一样,没好意思当面说她都有过好些个男朋

友了。



「早什幺早啊!」反倒是叶爽自己,毫不在乎地回了任江海一句,气鼓鼓地

把身子往椅子上一靠:「他妈的,不靠谱男,看老娘今晚就甩了他!」



看着这个满嘴粗俗的小美女的模样,任氏兄弟都觉好笑。「喂!」叶爽毫不

客气地说道:「先送我回家!我得先回去换身衣服。」



「换衣服回家干嘛?」任江山笑道:「反正小曼也要去买,待会一块也买一

身不就行了?」说着把车一拐,原来他们已经开到了富力广场。叶爽本来还想说

什幺,但是一看车竟是停在了富力广场的地下停车场,她当然知道这广场?的店

面的分量,顿时就不说话了。



来这?消费的,大多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上层人士,对有钱人来说,这是

一个不折不扣的消费天堂。叶爽只是一个高中生,又是出身在一个工薪家庭,这

?头卖的东西,她是消费不起的。



蒋曼这时候挺直了胸脯,小鸟依人般挎着任江山的臂弯,旁若无人地走在前

面,叶爽跟任江海跟在后面,几个人直奔主题,进了一家专门买韩国风少女衣装

的名店。



蒋曼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,她根本不用服务员的陪同,自己就在那?挑来挑

去,反倒是叶爽看得有些眼花缭乱的,一时竟不知该选什幺爲好。



「愣着干啥?快挑啊。」任江海笑着在她身边催促道。叶爽这才如梦初醒,

走到蒋曼身后,跟着她一块挑衣服。



蒋曼见叶爽过来,压低了声音,低声说:「尽管挑,不用替他省钱……」她

笑着瞟了任江海一眼,说:「他啊,钱包鼓得很,就等你帮他花呢!」叶爽会意

地点点头,心想有这样的机会,不抓住就太白癡了,于是不用蒋曼再提醒,专门

往标价高的选。



任江海结了账,走出店门之后,四个人之间的情形顿时就发生了变化。亲眼

目睹了他潇洒地从卡上被划走了五位数的金额,叶爽待任江海的态度顿时就不同

了,这时换成是她环着任江海的臂弯走在前方,反而是吧蒋曼跟任江山落在了后

头。



「怎幺样?给江海哥安排的,不错吧?」蒋曼带着戏谑的笑,一边看着前方,

一边问任江山。



任江山笑着摇了摇头,说:「这种小太妹啊,不见得对我哥的胃口。」



「嗨,也就今晚一块玩玩呗,又不是娶回家做老婆。」



「对了……」任江山突然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一下:「这女孩的男朋友,是什

幺人?」



「唉,没什幺用,是我们学校高三一个混混,叫欧阳松,说是一个什幺什幺

黑帮的头目吧,平时带着几个马仔,在学校?吆五喝六的,其实啊,也就骗骗小

孩罢了。」



「哦……」任江山一听就明白了是怎幺回事,毕竟在学校工作多年,对这种

学生算是见惯不怪的了。



「小爽!」这时候蒋曼突然高声叫道。叶爽一听,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着她。



「我们找个地方洗个澡,把衣服换上吧!」蒋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说:

「还有个把锺头,得赶紧了!」



「好啊!不过去哪换呢?」叶爽问道。



「前面不就是富力酒店嘛?」任江海接茬说道:「开个房间,你们赶紧洗个

澡不就完了?」说着他前面带路,走到酒店的前台,开了个房间。



叶爽不由得又用崇拜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,富力酒店好歹也是五

星级的,开个房间总要两千块左右。就爲了让她们洗澡换衣服,这个男人就花了

这幺多钱……



任江海开的是一个行政房,几人走出电梯,进了房间,一看房间挺大,放了

两张双人床,浴室是玻璃结构的透明设计,不过可以从?面拉上布帘。一进房间,

蒋曼就笑着对叶爽说道:「小爽,我可要先洗!你啊,就跟海哥好好在外面玩玩

吧!」说着她神秘地一笑,拉着任江山就进了浴室,同时马上就把布帘给拉上了。



「操,别他妈把我……」叶爽对着蒋曼的背影骂了一声,回过头来,看任江

海正坐在一张床上,带着笑看着自己。她气鼓鼓地走了过去,没好气地说道:「

看什幺啊?大叔!」



任江海笑了笑,拍了拍床垫,示意她坐下。叶爽哼了一声,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

「管我叫大叔?你大多了?今年读高几?」任江海问道。



「初三!」叶爽白了任江海一样,恶狠狠地说道。



「哦?还是初中生啊?」任江海略微有些吃惊。



叶爽擡头看了任江海一样,突然笑了,说:「怎幺?大叔,你想肏我啊?怕

我未成年?」



「这……」饶是任江海见惯了大风大浪,这时候遇到这个这幺直白的女孩,

也一时有些张口结舌。



「放心吧!我有身份证的!」叶爽突然站了起来,从书包?摸出一张身份证,

扔到任江海跟前,「十年期的哦!」任江海拿起来一看,上面有叶爽的出生年月

日,果然是刚过了十六岁生日两个多月。



「哟,你还是个少数民族啊?」任江海瞄了身份证上的「民族」一栏,笑着

说。



「怎幺了?不给啊?」叶爽说着,已经自己脱掉校服的外套,把?面的内衣

也从头上脱掉,露出?头粉色的胸罩。她扔掉衣服,充满野性地看了任江海一眼,

然后手在自己背后鼓捣了一下,那胸罩就掉了下来,两颗饱满、浑圆的奶子就从

?面弹了出来。她的奶子已经发育完全了,跟她的肤色一样,带着健康的黑色,

活力十足。



一坐下,任江海刚想去搂她的肩膀,叶爽已经「哼」了一身,整个青春的身

躯就扑倒在任江海的身上。两人的嘴唇在不到一秒锺的时间?,就紧紧地贴在了

一起。



「分量不小哦!」任江海这时候没什幺好顾虑的了,他淫淫地夸道。叶爽不

答,把自己的奶子送到任江海头边,任江海毫不迟疑一张嘴,就含着了她的奶头。



「想要干我吗?大叔?」奶头让任江海的牙齿啃咬着,叶爽微微有些喘着气,

哆嗦地问任江海道。



任江海自然不用回答,只是继续带笑看着叶爽,叶爽干脆地就用手一推任江

海,把他推躺在床上,然后她一下就跨坐在任江海身上,手继续娴熟地帮他脱着

衣服。



「哇塞!」当任江海那条粗壮的大鸡吧随着裤子的脱落而显露出来的时候,

叶爽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歎:「大叔……你这东西也太……他妈大了!」



「大不好吗?」任江海笑道。



「我可从来还没碰到过这幺厉害的鸡巴呢!」叶爽笑着说:「不过啊大叔,

别以爲你鸡巴大我就怕了你!呆会儿还不见得谁输谁赢呢!」



叶爽所穿的校服下身是深蓝色的裙子,她刚想去脱,任江海制止了她,说道

:「裙子别脱,?面的脱掉就行,就这幺肏吧!」



「变态大叔!」叶爽笑着用手指点了点任江海的鼻子,还是顺从地将手伸到

裙子?,脱掉?面的内裤,然后继续坐在任江海胯间,两腿大大地分开,向前挺

胯,把她青春的下体完全展露在任江海眼前。



「好看吗?大叔。」叶爽笑着问任江海。任江海仔细一看,这小妮子的小屄

上阴毛并不多,稀稀疏疏的只有二十来根的样子,都盖不住她的阴唇,不过阴唇

的顔色却已经有些发暗了,有一种跟她年龄不相符合的感觉。



「小妹子,你这小屄……经验不少啊,叫多少人干过啊?」任江海问道。



「你管这干嘛?」叶爽双手一叉腰,瞪了任江海一眼,说:「大叔,你究竟

玩不玩?不玩拉倒,我可走了!」



「玩!玩!」任江海被这小女生弄得是啼笑皆非,忙一把拉住她。「来,先

给大叔舔舔。」



「不干!」叶爽生气地打了一下任江海的大鸡吧,说道:「臭鸡巴,髒死了!

也不先洗一下!」



「这不卫生间让人家给占用了嘛!」任江海苦笑一声。



「嗯……看到你给我买了那幺多东西份上,便宜你了!」叶爽笑着说,握住

任江海的大鸡吧,套弄了几下,就含到了自己嘴?。



看着叶爽娴熟地吸吮着自己的鸡巴,任江海不由得感歎,现在的小女生在性

方面懂的真不少,才十六岁就有如此厉害的口交技术,实在难得。



「不错……真不错……」任江海舒服地将手按在叶爽的头上,一下下往自己

下体处按过去。「小骚货,舔得真不错!舔过不少男人了吧?」



「你变态啊!」叶爽突然吐出任江海的鸡巴,骂道。这时任江海哪?还容她

跑开?一个翻身,就把叶爽黝黑赤裸的身子压在了床上,然后不管她的尖叫,掀

起她的校服裙子,鸡巴一使劲,对準她下身的小屄洞,就一下整根完全肏了进去!



「啊!你他妈轻……轻点!」叶爽大叫道,她的屄洞虽然不算很紧,但是?

面水分却还不多,任江海这一强行肏入,大龟头摩擦着阴道壁,那种强烈的摩擦

使得她疼得大叫了起来。



任江海也感觉到龟头上传来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感,但是他可不会因此而退

缩,激烈地抽送了十多下,把叶爽肏得是哭爹喊娘!好在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,

叶爽阴道?的分泌终于渐渐旺盛了起来,?头産生的骚水越来越多,任江海的抽

插也慢慢的顺畅了起来。



「早说了吧?他们肯定也已经干上了!」这时候浴室的门开了,全身赤裸的

任江山,怀?抱着同样是一丝不挂的蒋曼,从?面走了出来。蒋曼就像是一只树

熊一样趴在任江山的胸前,而任江山的大鸡吧此刻正肏在她的屄洞?,自下往上

地缓缓抽插着。



「蒋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叶爽看到蒋曼终于出来了,一边呻吟着,一边骂

道:「你他妈的……给我介绍的是……什幺变态大叔啊!哎哟……肏死我了……

哎哟……太他妈大了……肏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肏他妈……啊……」



「大还不好啊?」蒋曼回过头,娇笑地看着叶爽,说:「小爽,你以前交的

那些,算什幺男人啊?现在知道啥是真正的猛男了吧?哈哈!」



「去你……哎哟……肏……去你妈的……」叶爽继续骂着,但是在任江海连

续猛烈的抽插之下,很快就说不出话了。



任江山很快就躺倒在另外的一张床上,蒋曼跨坐在他的身上,身体快速地起

伏着。只见在房间?的两张床上,肤色一白一黑的两个青春美少女,在任氏兄弟

的胯下,被干得媚态百出,淫声浪语,不绝于耳。
上一篇:女同事的20岁处女女儿 下一篇:上黄色网站

郑重声明 :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!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,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,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!
中国大陆地区人士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!

广告联系